Mijnliefde

沉迷阴阳师,左拥月见黑右抱日之曜脚踏蛇框的咸鱼
食梦貘的肉,多少钱一斤?
无心游戏,一心只想要鬼切

脑洞来源今天下午做的梦
如有雷同,快跑!!!!
行为三观不正

我被巫女关在一栋别墅里,身上带着枷锁,整日从顶层游荡到底层,再从底层游荡到顶层,别墅大大小小的房间数不胜数,有的住着女人和孩子,有的空荡荡的
我不知道女巫从哪里抓来这么多孩子和女人,我只被她吩咐要看好她们
我停在底层房间外,看着里面的女人,桌子上只有一个杯子,白色的液体渐渐从杯底浮上,然后沸腾,女人似乎被我吓着了,一动不动,这样不行,孩子会死的,我只好出声提醒女人
“水开了,不盖上吗?”
她急忙盖上了杯子,晚了,已经晚了,魔力太浓了。
女人把盖子打开,将水喂给婴儿,喝下水的婴儿没有了呼吸,变成了石像,女人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眼珠从她眼中掉了出来,身上的血肉仿佛被什么腐蚀了,很快,她只剩下骨架
我立刻离开,果然,在我刚出门,回头,屋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摊黑色的液体,液体流向石像,很快,石像和骨架被融在了黑色液体里,渗入地面不见
房间里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留下,仿佛不曾使用过
我叹息的游到二楼,和底层相比,二楼要热闹的多,此起彼伏的孩子哭闹声,刺激着我的耳膜
绿色的史莱姆悬挂在天花板,我踌躇着,不去看,孩子会死很多,去看,孩子会少死一点
我嗅了嗅楼道中奶香味,游到最浓郁的房间外,房间的女人抱着孩子轻轻的哼唱着歌,我盯着门看了一会,门消失了
歌声突然停了下来,和底层的女人一样,这一层的女人也是看见我就害怕的不能动
至于吗,我又不会对你们动手,女巫可是给你们了最大的保护,我要是敢直接动这些女人和孩子,就会被每层对应的护卫杀死
我眯着眼离开了只剩骨架的房间,歌声停的太久了,孩子可睡不好。
三楼是室内温室,这里有许许多多的花,非常安静,温室被分隔成小隔间,比起二楼来,这里的孩子要少十分之一,我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女人,她要比下面两层大胆一点,摘下一朵花,放在我面前,我的尾巴穿过玻璃,把花拿了出来,很漂亮,我很满意,我抖了抖尾巴,掉下一片鳞片,女人捡起鳞片,放在孩子头顶,她抱着孩子,玻璃里面的东西慢慢的变透明,带着她和孩子一起,最终,里面什么都不剩下,红色的烟雾升了起来,里面又变成了温室,没有女人和孩子
旁边的温室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一个女人在抓着玻璃,她看见我扭头,脸上笑着,我就安静的看着她,红色的雾气从花里弥漫出来,我隔着玻璃听见了她的惨叫,幸好,这里只有我和守卫可以听见每个温室的声音,孩子睡熟的时候,被吵醒就不好了。
四层的孩子们,已经可以到处跑了,所以这里每个单间都比较大,我依旧只能在房间外面看
不错,很不错,孩子们蹦蹦跳跳,女人们紧紧的跟着
我把自己盘成团想休息一下,我正对着的门,消失了,露出里面的女人和幼童
女人惊惧着抱着幼童后退到墙角
三,二,一。
被女人抱着的幼童软软的摊在她身上,房间里的东西开始上浮,落去天花板的深渊中。
空荡的五层,什么都没有,女巫说过,五层交给我来保护
可是我还没见过有女人带着她的孩子升上来
女巫的歌声突然响了起来,我心没由头的开始跳动,我没听过她唱歌,我只听过她念咒,然后我就输了,成为了她的奴隶,还背负了诅咒
四周开始出现桌椅床铺,床上坐着一个女人,她是我第一次在五楼见到的女人,白色的短发,很矮,弯着腰,皱巴巴的脸,灰黄的皮肤,眼睛泛着血丝
孩子,或者该称之为少女了,以人类的审美而言,也只能称为清秀,她们似乎非常害怕,我感觉到了一直紧紧束缚着我的枷锁脱落,魔力再度充满我的身体
“别怕,这里是五层,恭喜你,活到了最后哦。”我干巴巴的念着女巫给我的台词
“可以给我看下你刚刚拿到的东西吗?”
少女低着头,从脖子上取下一根链子,链子上,坠着一颗漂亮的水晶球,我闭上左眼,右眼在水晶球里,看到的是优秀,我睁开左眼,看着女人,女人化作一尊石膏像,从石膏像的胸口,飞出两朵红色的花,一朵落在我头上,一朵落在少女的头上,化作发饰,水晶球中显示的数字是52
我走了两步,时隔太久,诅咒终于解除了,我变做人类的模样,单膝跪在少女面前
下一句是啥来着?被诅咒时候脑子太小了,女巫交代我的事很多都忘了
哦哦哦,想起来了
“你的愿望是什么呢?我是……”我还没有说完,水晶球里的数字,骤然降到了45
为什么,为什么数字会减少啊!
我着急了,想要弥补,可我看到的最后景象,是我解除了诅咒的身体


一层的规则是水开了必须立马盖上,然后再喂婴儿
二楼的规则是必须一直唱歌
三楼的规则是安静
四楼的规则是不可以停
梦里最后确实是有个评分,是52,但是孩子看见我以后掉到了50,然后我说我是谁,掉到了45,然后我就醒了
我在梦里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谁
整个梦没头没尾的,我知道怎么养孩子最后会长大(到五楼),但是我就是不告诉那些养孩子的女人,不知道是因为不可以说,还是不希望孩子长大故意不说
反正醒了以后越想越害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