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jnliefde

沉迷阴阳师,左拥月见黑右抱日之曜脚踏蛇框的咸鱼
食梦貘的肉,多少钱一斤?
无心游戏,一心只想要鬼切

听说你想要酒吞(七)

(ノ ○ Д ○)ノ没有JOJO的我只想要咸鱼
游戏也没以前那么想氪,也没以前能肝了
好多朋友都卖号a了,原先的寮也换了几次会长,以前寮里至少有百分之六十我认识,现在就那么几个了……
感觉阴阳师要完

到了黑夜山,黑晴明并不在,反而是一直追求虚无缥缈大义的大天狗
还没等酒吞说明来意,大天狗反倒是开口了
“酒吞童子?你不是说要去晴明那里想个明白么?怎么,难道是想通了愿意加入我们?这个月的人事变动和资金规划已经下来了,如果你想为黑晴明大人效力,要等明年了,接下来直到明年初夏,黑晴明大人都将忙于普及阴界五险一金和年终奖,没有时间(资金)招新。”
酒吞本来想告诉大天狗他并不是来应聘的,但是听到五险一金突然想到,晴明当初签契约的时候好像没提过……混蛋晴明就这么不出一分把他大江山的鬼王茨木童子和鬼将军酒吞童子骗去打工了吗!?
回去了绝对要砸了晴明那个破寮!
约莫是心情影响了妖力,澎湃的瘴气笼罩在酒吞身边
大天狗看了一眼,带上他丑的要死的面具,“就算是用妖力逼迫在下也没用,在下不会同意你加入的!”
“大天狗你在做什么?!我明明已经告诉过你,我们资金周转不开,你再破坏公物要自己赔的!这里是黑夜山,不是你的爱宕山!”自大天狗背后召唤阵里一步步走出的黑晴明,不需要眼妆就足够黑的脸色足以证明黑晴明现在的心情和酒吞签下契约的那个晴明的血统一样——黑到没边
大天狗尴尬的垂下翅膀站好,迅速且隐蔽的摘下藏好他丑的吓哭雨女的面具并转身行礼,“非常抱歉,黑晴明大人,但是您下过命令,我们在初夏找到新的大义支持之前,都不会再接受任何妖怪的投诚。”
“哦?”黑晴明脸色稍缓,“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难不成也终于对这个世界感到厌倦了愿意颠……咳咳,愿意加入我们,实现妖怪统治世界的大义么?”
“……”酒吞被黑晴明的称呼炸到了,大江山的鬼王?可笑,他曾经想过做鬼王,可惜实力虽够,心性不佳,再说他也不愿为了什么鬼王的称号把自己束缚在一个地方,而且,这个世界?“不,我听闻黑夜山上,似乎有人见过茨木童子。”

黑晴明:卧槽总算来第三个ssr了,我只是脸黑,才不是血统黑!
大天狗:大人别闹,经费不足
黑晴明:可是他是ssr啊!狗子快帮我想办法留下他!
大天狗:大人我们经费真的不够了!就算是把八岐大蛇拆了卖商店也不够啊!
黑晴明: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个ssr啊!
大天狗:大人您还记得我们的五险一金吗?年终奖发了吗?
黑晴明:……嘤

评论

热度(4)